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浏览文章

米兰世博“海上风”

发布日期:2015年06月25日


  上海市妇联和米兰世博会中国企业联合馆共同策划了一场海派旗袍秀


  ◆近800幅由著名香港设计师陈幼坚精心制作的主题海报亮相米兰街头,成为一道道亮丽风景线。   


  ▲意大利人安吉乐(左)与弟弟闻千竹如今都定居上海,助力中意经贸与文化交流。   
  ■本报记者 李晔
  
  “你曾是阳光下打开的窗,看尽了千万里风光,你曾把文明的光带到远方,穿过了山脉海洋……这一刻你把世界交到我手中,这一刻分享城市晚风;这一刻我们聆听心灵的沟通,这一刻生命和谐永恒……”连日来,2010年上海世博会主题歌《致世博》,不时飘荡在米兰世博园区上空。
  何等熟悉而亲切的旋律,仿佛昨日再现,见证着上海与米兰的特殊友谊。两座城,在1979年就结为姊妹城市,又分别是前后两届注册类世博会的举办地。是6月9日开始的2015年米兰世博会上海周,让上海穿越欧亚大陆,去赴米兰之约。
  再聚首,一次接力,一场重逢。彼此发现更好的对方,让情缘更浓稠。

  阵阵“海上风”

  “有看到上海的海报吗?”当记者如此发问米兰的出租车司机时,对方竟如数家珍,“当然!多莫大教堂、中央火车站,满城尽是‘Shanghai’!”
  米兰的哥所言,指的是由著名香港设计师陈幼坚团队精心设计的5款近800幅“Shanghai,Let’s Meet”主题海报,它们被张贴于米兰市中心的街道、地铁、车站等公共区域,欧洲时尚之都,满是上海元素。
  不过,主题海报还只是由上海市政府新闻办、静安区政府和米兰市长办公室共同主办的2015“魅力上海”城市形象意大利推广活动中的一小部分。在米兰中央火车站奥斯塔公爵广场,弥漫着更为浓郁“海上风”。
  这里每天有约40万名旅客经过,设有2015年米兰世博会唯一园外展馆——中意城市馆。还是米兰时间上午不到9时,已有不同国家、不同语言的游客,被中意城市馆内“这一刻,在上海”城市印象展吸引驻足。设计了可口可乐新中文标志的香港设计师陈幼坚,正站在馆内一角,颇为自信地打量着参观者的各种表情。陈幼坚自小在东西方文化强烈碰撞的环境下长大,当他1979年作为首批入沪港人来到上海并长期居住下来时,才发现这座“东方巴黎”与自己幼时的成长环境何其相似。他迷恋上海,这个城市是他灵感源泉,这里激发出他对文化交融最独特的阐释。想必,这便是上海此次邀请他作为米兰“这一刻,在上海”城市印象展策展人的理由,所以他不无幽默地来一句:“除了我,还能有谁呢?”
  说这话时,馆内一把S造型长椅正引发众人围观,这显然在陈幼坚意料之中。他告诉记者,有一年,他在欧洲17世纪古典家具中发现了这款长椅,当时他欣喜万分,“这个S,不就是Shanghai吗?”于是,这把产自欧洲、“代表”上海的长椅,被他漂洋过海带回上海,而今年,他又让这心爱之物“走秀”米兰。
  中意城市馆外,一个筒状结构“360度上海”体验型图片展,也正吸引游客纷至沓来。这个别致的图片展,是摄影师用小型摄影直升机,将浦江两岸美景尽收其中,并拼接成一整幅立体的“上海天际线”。展览现场,一位金发碧眼的意大利人,俨然主人般,张罗着入内参观的游客。上前询问才知,这位会说“侬好”的义务讲解员,竟是意大利驻沪总领事裴思泛。他用意大利语和英语向游客介绍眼前的图片,“这是上海浦东,现在是举世瞩目的金融区”,他还不忘得意补充一句:“今年4月上海浦东开发开放25周年的纪念活动,我也在邀请之列呢!”
  园区外精彩,园区内惊艳。
  6月9日,整个米兰世博园区,成了中国女性的大舞台。由上海市妇联和米兰世博会中国企业联合馆共同策划的“海派旗袍秀”,将500余名来自上海、安徽等地的优秀女性和旅居欧洲的女性侨领汇聚在一起,她们皆自费前来,身着各色旗袍,“走秀”园区。为了秀出质量,一些侨居欧洲的上海女性还专程回沪定制旗袍。婀娜步态之余,上海女企业家方阵还不忘自创节目,领队马燕华手持扩音器,用英语向围观的游客推介:“上海是中国的窗口,我们是上海的女企业家,是海派旗袍文化促进会成员……欢迎来中国,欢迎来上海。”如此靓丽风景,引无数游客竞拍摄,更多人一路追随,待旗袍方阵稍有停留,便见缝插针求合影。一位意大利男子还激动表示:“上海女性这么美,上海一定更美,而我居然没去过上海,看来不能再耽误了!”
  当然,上海企业,同样是上海特色的有效表达。园区内,光明食品集团、上海电气、AG娱乐APP平台下载、上海纺织等,亮相于中国国家馆或中国企业联合馆。殊不知,这些由上海孕育和滋养的企业,在米兰、意大利乃至欧洲,都有着极为重要的布局。如参展企业AG娱乐APP平台下载集团,自1985年企业首条捕捞船从上海出发至北太平洋捕鱼至今,集团已在全球10余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0多个企业或办事处。很难想象这家上海企业的跨国程度如此之高:企业资产的75%、营业额和利润的80%在海外,35%的员工系海外员工。更难想象的是,当产业不断外扩时,产品却在回国。在中企馆展馆内,AG娱乐APP平台下载集团总裁濮韶华向记者介绍了一个鲣鱼罐头的“身世”:“罐头中的原料,来自太平洋国际公海资源,通过新加坡或美国的贸易公司,经销至位于米兰的欧洲最大的金枪鱼罐头企业,它们被统一打上AG娱乐APP平台下载集团的品牌,最后销往中国。”
  随着中国百姓消费方式的转变与消费水平的提高,一个令人亢奋的巨大的中国本土市场已在形成,而这个市场同样令欧洲企业难以淡定。濮韶华透露,AG娱乐APP平台下载集团目前在欧洲的最大合作方,就是位于米兰的金枪鱼罐头企业,与此次参展中企馆同步进行的,是与米兰这家罐头企业关于股权合作的谈判,“双方几乎是一拍即合,米兰与上海,国际资源与国内市场之间,得到了最佳结合”。

  中意生意撮合者

  会讲中文的意大利人你见过,但中文娴熟、上海话顺溜的意大利人你见过吗?
  记者在米兰世博园区内见着了。
  这位帅哥,名叫Angelo Morano,名片上印着中文名——安吉乐。他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有平安吉祥的寓意。他中文娴熟,但更爱讲上海话,在与助理探讨某方案的可行性时,他习惯用上海话问:“来塞?”如果你在上海坐地铁10号线,车厢内小电视没准就在播放关于他的镜头——在10号线虹桥路站,他随机拉人提问,“阿姨侬晓得?上海阿里一条马路最长?”
  安吉乐在沪已17年,老婆孩子都定居上海。17年间,他在上海读书、给乔治·阿玛尼当翻译、开过餐厅与服装公司,但最显赫功绩,在于撮合过中意间无数笔生意。他不敢自夸,却有多位意大利商人告诉记者,就在年初一个派对上,意大利驻沪总领事裴思泛对意大利商界特别推介安吉乐:“你们要同中国人做生意、搞合作,安吉乐是你们可以依靠的‘大师’。”
  22年前,他在意大利南那不勒斯东方大学苦学中文。当时,中文已在意大利流行起来,“地铁上捧着本中文书,是很酷的事”。但他的中文老师劝他:“不要读中文,除非你热爱。”他当然不为赶时髦,4年大学,他坚持每日至少6小时研读,正因如此刻苦,当年南那不勒斯东方大学报名中文专业者201人中,也只有包括他在内的3名学生坚持下来并合格毕业。1997年,意大利外交部文化交流公派名额,送他去北京电影学院学导演,翌年,他又来到上海音乐学院进修击鼓。
  他永远记得自己第一次感受上海,是在他走出音乐学院宿舍,行至襄阳路时。突然见到大街上人群熙熙攘攘,那种猛烈印象,令他瞬间泪奔。他的家乡,意大利南部卡拉布里亚区奇塔诺瓦镇,人口仅6000人,从未如上海般摩肩接踵。或许就是流泪那一刻,他决定留下来。
  在沪第一年,他就被意大利对外贸易委员会聘为翻译。当一名优秀的翻译并非易事,如果仅按字面意思直译,不考虑两国不同文化与思维逻辑,往往产生误会。“譬如一对情侣当中隔着个人,中国会说‘电灯泡’,意大利则说‘蜡烛’;又如中国人说某种特质、性格是‘骨子’里的,但意大利人说,那是流淌在他们‘血液’中的。”他承认,他钻研许久,才明白中国人在酒桌上手指弯曲、对倒酒者轻敲桌面的动作,最早源自乾隆微服私访中发生的故事。
  1999年,乔治·阿玛尼先生来上海进行品牌推广,由安吉乐担任翻译。阿玛尼,这位在意大利时装界被称为“国王”的设计师,在沪开完新品发布会后,竟也低调得可爱。他戴上帽子,执意要安吉乐叫摩托车,陪他一起去看著名的襄阳路市场。安吉乐很尴尬,因为当时在意大利本土,阿玛尼产品已被仿冒,而上海襄阳路市场,同样出现了如此情形。果不其然,“国王”很快在市场琳琅满目的商品中觅到了一个打着他牌子的小名片夹。他示意安吉乐问价格。卖家说,15元,安吉乐善意地翻译成了150元,却被卖家拿给“国王”看的计算器显示屏上的数字出卖。未料,“国王”压根没生气,还说,“它能拷贝我,说明我成功”。
  为“国王”做翻译,如此梦寐以求的机会,系上海成就,而安吉乐更大的发现,是惊人的“中国制造”。彼时,中国制造业正显现出强大的成本优势,各国买家纷纷在中国进行大量采购,安吉乐也愈发抢手而忙碌,服务于来华考察的一拨拨意大利商人,1999年和2000年,他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欧洲哪儿都离不开“中国制造”,他家乡的体育馆和都灵的某个广场,所用石材均来自福建。而且起初,意大利人只是从中国采购原材料,但发展到后来,索性采购、加工统统在中国进行。“非常夸张”的是,都灵那个广场,是在中国全部拼建好,请意大利方现场验收后,再将广场拆解、分装,运到意大利重新组装。那几年对安吉乐而言是极度震撼的,“我觉得自己读了一个很大的 ‘马路MBA’”,正是这个MBA,教会了他如何做生意。
  于是他在做翻译的同时,开始留意为自己物色收集各类资源,包括中国工厂与外国买家。他很早就参加华交会、广交会等各种外贸展会,一个不落。随着资源的不断积累,他不停被中国工厂邀请,前往实地考察。印象最深一次,是长三角一家宠物用品工厂,“老板开着很长的林肯车来接,工厂门口挂着巨大的欢迎横幅,老板热切地希望借助我的网络,将其产品销往意大利、西班牙、新西兰等国”。安吉乐的成绩令人刮目——在他之前,意大利某服装品牌在中国寻找到的符合其要求的代工厂寥寥几家,年产能仅7000件,而经安吉乐大量拓展,该服装品牌在中国的年产能扩大至2600万件。
  以上海为原点,他在中国天地广阔。他愈发坚定,“我不想回去了”。
  非但不想回,他还将弟弟“忽悠”过来。Vincenzo Morano,中文名“闻千竹”,原本好端端在意大利主修印度尼西亚语。2003年,Vincenzo正在印度尼西亚采访当地诗人,以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却接到哥哥电话,说已经帮他买好了去上海的机票。本以为哥哥在开玩笑,但这张单程机票,彻底改变了Vincenzo的人生轨迹,他在上海一呆就是12年。
  但从2008年之后,兄弟俩感受到了变化——全世界仍在购买“中国制造”,然而越来越多欧洲企业,开始希望与中国合作,或干脆被中国企业收购。安吉乐说,2008年之前,许多意大利家族企业固守一片江山,没有过多拓展市场的欲望。“米兰有家百年蛋糕店,1905年创建至今,配方和门店数量始终不变。”然而2008年至今,欧洲经济一直在底部徘徊,“穷则思变,一些产品卓越的欧洲企业,希望能有来自中国的强大资本注入,从而将它们从生死边缘解救出来,或迫切希望与中国企业合作,从而迅速进入广阔的中国市场”。
  不变的是,无论买家与卖家角色反转,无论贸易是顺差还是逆差,手握中意各类企业资源的安吉乐兄弟依然吃香。所不同的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已从为意大利企业物色合适的OEM 工厂,转为考察意大利大量“求收购”企业的“病情”。2013年至今,他们至少已帮助了十余家苏浙沪企业购买下意大利本土企业的股份。
  他有些不由自主。在与意大利企业洽谈时,他会用意大利语脱口而出“你们意大利人”或“我们中国人”,听得对方瞪大了眼睛。
  他很感慨,1998年初来乍到,根据领馆数字,当年在沪意大利人共403人。而今,这个数字翻了好几倍。闻千竹甚至说,幼时玩伴在家乡多年不见,却能在上海碰着。
  兄弟俩都很喜欢出生于意大利、后去美国发展的著名歌星Frank Sinatra,他唱红了那首脍炙人口的 《New York,New York》。但是,安吉乐每次去酒吧唱这首歌曲,总会不由自主将歌词改为“Shanghai”。
  “I wanna wake up in a city, that doesn’t sleep……If Ican make it there,I’ll make it anywhere。”(一座不夜之城,一切皆有可能)
  一边哼唱这首歌,他一边对记者说:“这歌词,分明说的就是上海。”(来源:解放日报)